微博多开a 由盛及衰,杭州青年汽车正式破产!庞青年是如何走到这一步?| 中国汽车报

汽车市场尚未走出寒冬,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青年汽车)就已倒下。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消息,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于

汽车市场尚未走出寒冬,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青年汽车)就已倒下。

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消息,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除了车市下滑的环境因素之外,盲目投资布局,缺乏有效的产品布局,导致资金状况恶化等问题,是杭州青年汽车倒下的主要原因。”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杭州青年汽车完成破产清算

自2017年9月1日,浙江萧山区人民法院根据债权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和微博多开a睦支行的申请, 正式受理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清算一案,两年多来,管理人对杭州青年汽车的资产进行分配,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后,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亿元,其中扣除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7万元,职工劳动债权92.3万元,税款25.3万元以及应缴纳社保款60.5万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11月18日,记者登录天眼查和企查查看到,杭州青年汽车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注册资本3.2588亿元,法定代表人庞青年。庞青年名下还有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在金华注册、成立于1996年的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华青年汽车),成立于2001年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集团)等。

其中显示,作为庞青年成立的整车制造主体企业,金华青年汽车的经营范围,为汽车制造(具体车型详见《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汽车配件制造;货物与技术进布丁微博出口(仅限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且无需前置审批的经营项目);压力容器安装(凭有效许可证件经营)。

杭州青年汽车的经营范围为生产乘用车冲压零部件、SUV汽车零部件;批发、零售汽车(小轿车仅限批发、零售莲花品牌汽车、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销售本公司生产的产品。

上世纪90年代,庞青年从引进德国尼奥普兰客车到收购其股权,其打造的金华尼奥普兰客车迅速崛起,在当时国内200万元以上客车的市场份额几乎占据100%。

2004年,庞青年通过收购贵航云雀汽车,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之后,又通过与英国莲花汽车的母公司马来西亚宝腾汽车在乘用车技术上的合作,推出“青年莲花”品牌。

到2009年,庞青年曾公开表示,计划总投资444亿元,将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随后,庞青年收购瑞典萨博汽车失败,名下企业从此由盛转衰。

2016年至2017年两年中,因欠薪和欠款等问题,庞青年名下的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涉及几十起诉讼,被多家金融机构列入失信名单,相关的微博运营大纲裁判文书就多达几百份。庞青年前后20余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并被限制消费。

“水氢汽车”发展成谜

本报记者2017年就水氢发动机采访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

庞青年引以为豪的新能源技术,是金华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车。2017年8月21日,金华青年汽车在金华发布了首辆水氢燃料车。随后,2018年9月,金华青年汽车与南阳市政府达成项目合作框架协议,2019年5月23日,河南南阳市委机关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同时该新闻还登上了当晚播出的《南阳新闻联播》,引发广泛关注。但其水氢燃料车技术,至今尚未有官方结论,金华青年汽车也没有向工信部申请该车生产资质。

今年10月,工信部官网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获得约1.18亿元的补贴。申请的车型也并不是水氢汽车。

青年集团进入债务重组

今年8月微博借钱条件26日,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青年集团被破产清算的申请。申请者是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青年集团表示,其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清算条件。

但是,青年集团已启动债务重组工作。2019年1月5日,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专题会议纪要,两地政府携手推进青年集团的债务重组工作。5月6日,青年集团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债务重组工作正按协议进行。

青年集团及其系列公司遭遇的困境,引起了业界的反思。“对于车企而言,也再次证明尊重市场规律更重要,务实做好生产经营工作更是不容忽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崔东树分析说,其教训在于,一是缺乏有效的产品布局,导致资金状况恶化,近年来只发展轿跑类产品,而这并不是社会广泛需求的产品,所以形成了一个市场需求与企业发展的“脱钩”。二是由于其过分盲目地去布局,体现在盲目扩张产能和对外并购等方面,导致其资金状况严重恶化。

“没有在战略层面上抓住机会,没有在竞争力上构建优势,一旦遭遇市场下滑,就会面临更大的生存与竞争危机。”薛旭表示。

文:赵建国 编辑:吕彩霞 版式:刘晓烨

爆料热线: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